一張照片改變的了世界嗎?

Posted on Updated on

其實不是不能解決,不過嘛…

不能,看看中東諸國對敘利亞難民的態度,就不難理解,敘利亞內戰本質上就是宗教與部族戰爭,各國都有介入,想要達成自己所希望的成果。也就是說,這些難民的死活,本就是意料之內,是為了達成大義的必要犧牲,既是如此怎麼可能去幫這個忙?
 
再看看波灣國家對待以阿戰爭中產生的巴勒斯坦難民,過去的記錄歷歷在目,根本就不在乎,而且有把責任丟給國際處理的傾向,反正全世界有正義感的傻瓜很多,何必自己掏腰包處理?總而言之,西方世界理解的難民,跟這些伊斯蘭同胞們所想的難民,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幾天,因為一個溺斃的敘利亞難民男童照片,震驚了整個世界,不少相關的專家學者也寫了一些中東與敘利亞情勢的分析,筆者也就不多談了。我們來談談比較實際的問題,這問題要怎麼解決?畢竟敘利亞的內戰不結束,和平不夠徹底,難民還是會繼續出逃,而歐洲是無力再接收數以百萬的難民的。
 
 
 
一般來說,戰略家的思考,大概可以分成短中長程三種,在敘利亞內戰的情況來說,要結束這場內戰,方法也不少,但直到今天都沒結束,顯然是各方利益喬不攏。但我們就先不管喬不喬的好這問題,直接列出各種方案。
 
短程的作法,就是直接把相關利益者抓進來談判,在敘利亞上有直接利益關係,可以說影響內戰延續最久的因素,就是俄羅斯。其次是包含伊朗在內,遜尼與什葉派相關國家。
 
要談的內容,就是怎樣結束內戰,依照目前的狀況來看,俄羅斯是不可能同意現有方案的。這是依照地緣戰略情勢的分析結果,俄羅斯對於美國與歐洲疑慮很深,照過去十年普京的做法,他就是要製造緩衝地帶,所以烏克蘭傾向西歐就要軍事介入,威脅波羅的海三小國,說穿了就是不希望直接正面接壤西方勢力。這背後的理由不是重點,這邊先不談。
 
總之,要俄羅斯在敘利亞讓步,美國要退讓的東西可多著,承認東烏克蘭的叛軍地位,克里米亞獨立,甚至是終止與土耳其的軍事關係等等。不然阿塞德政權就會一直受到俄國支持,直到俄國無力支撐為止。
 
其次是遜尼、什葉派的問題,這說來話長,但也沒想像的麻煩。中東這兩派鬥爭已經幾百年了,打打談談是常態,只要相關部族的利益可以分配的好,例如阿塞德政權的清算與否,敘利亞內戰終止並不是不可能。但這問題又因為敘利亞的位置有點麻煩,除非以色列跟伊朗等國家可以和解,不然用伊朗的角度來說,以色列周邊國家越亂越好,才有趁亂對以色列開火的機會,若是穩定的國家,則不會輕易開戰。
 
簡單的下結論,就是這兩派的問題,西方其實可以利用其他各種軍事與商業利益去談,或者透過美國與伊朗的和解,來淡化這些問題。就以短程談判的目標來講,這些方法都可以試試。
 
顯然現在沒發生,所以我們也可以知道,各方人馬其實不怎麼在乎幾千公里外的敘利亞人民死活,這重點在地緣戰略的利益上是否可以得到調和。
 
 
 
那麼中程作法呢?這也不難懂,就是現在各國在做的,扶植政府軍或是反抗軍,掃平敵對勢力,一統敘利亞全境,產生新的穩定政府。這時間會花好幾年,但並不是不可行,也是現在進行式,那麼問題出在哪?
 
先不提政府軍接受俄國的軍事援助,還有中國在外交上有意為之的協助,歐美國家受到國內政治的限制,無法大規模的介入,而介入太多又會被一堆蠢左罵是帝國主義,介入太少又會被同一批蠢左罵對難民沒同理心。若我們不管這個問題,幫助哪一方會比較好?
 
筆者的看法是,幫助人比較多的那一邊,也就是反政府勢力。現狀之所以那麼糟糕,就是阿塞德政權與他的支持者,在內戰中做太絕了,又因為他們人數比較少,今天讓他們重掌大權,反抗勢力會遭遇什麼下場?這用膝蓋想也可以知道,將會是另一個十數年以上的恐怖統治,反抗勢力主要區域將會在經濟上被懲罰,甚至族群遭到階級歧視。
 
但換過來的話,問題會比較不一樣,歐美國家不會接受反抗軍勝利後,把整個阿塞德家族抄家,大大小小通通去吊路燈。反抗軍取代現有政權後,勢必接受西方的干預,原本的支持政府方,也可以在這個脈絡下,藉由談判取得一定程度的保護或是自治,頂多是推幾個戰犯去絞刑,問題沒那麼嚴重。
 
而且,俄國的烏克蘭問題還沒解決,現狀是不可能提供大筆援助去支持阿塞德政權的。之所以搞到今天這種慘狀,一個是美國出了個不懂國際關係,滿腦子蠢左天真幻想的總統,竟然出爾反爾,讓美國在敘利亞反抗軍中威信掃地。同時歐洲的經濟狀況也不好,此時太過注重中東問題,對國內政治來說可不是好事。
 
中程手段看來有效果,但現在卡到很多小細節,暫時看來也是只能擱置不管。
 
 
 
那麼長程作法呢?很簡單,花五十年的時間,歐美國家組成聯軍,直接殺進敘利亞,把阿塞德政權摧毀殆盡,同時扶植反抗勢力組成政府。接著,軍事政府管理,強迫敘利亞執行徹底的政教分離,同時間聯軍還要去掃平伊斯蘭國,威脅波灣其他國家不得以任何方式支援恐怖份子,若有必要就去擊敗伊朗。
 
說白一點,帝國主義殖民統治,把當地幾十年來建立的階級直接打掉,文化基礎徹底翻掉,類似麥克阿瑟在日本做的事情,又像英國在香港建立一套完全不同的制度。但這一套顯然沒辦法玩,因為就現狀來說,敘利亞不值得歐美國家,每年花千億美金的預算去統治,既無實際利益,又會惹火整個伊斯蘭世界,到時候遍地都是恐怖攻擊,要撐過五十年?四年後選舉就政府倒台了啦。
 
 
 
所以現在來說,除非檯面下有什麼筆者不得而知的談判,不然幾年內應該狀況還是類似,除非各國政局突變。例如俄國在烏克蘭受挫,經濟發展落後導致無暇他顧,中國的經濟硬著陸,根本沒辦法管敘利亞現在怎樣,又或者是台海發生戰爭,美國跳進來滅火,只好先接受俄國在敘利亞的條件。
 
反正,檯面下的不知道就先不管,未來時局變化也先不猜。目前來看,就只能僵在那邊,你看我我看你,被動解決問題。
 
敘利亞男童的照片能否改變?那要看歐洲各國內部政治,是否會因為這張照片產生的民意變化,最終促成歐洲各國是否願意介入內戰。
 
可能嗎?筆者其實蠻悲觀的,但藉由一張照片,促成大家討論這些國際問題,筆者是持正面態度的。
 
 

 
 
 
題外話,難民問題看來嚴重,但其實藉由這次德國的接納,與其他國家的反對,我們可以看出,這跟國內經濟問題是有關連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不笨,他知道移民現階段對德國是有利的,匈牙利總理也不笨,他知道這在現階段只會對匈牙利產生不良影響。
 
筆者想說的是,台灣的外勞問題,某種程度上也很像這些難民會造成的狀況。跟台灣一堆沒在基層待過的左派不同,筆者並不認同限制外勞數量,會提振本國就業,也不認同外勞薪資太高會不利本國勞工這種事情。
 
要不是距離太遠,語言與文化差距太大,再加上台灣排外程度嚴重。筆者還蠻希望乾脆開放接受十萬難民來台,這對台灣經濟與產業轉型的幫助,遠遠比嘴砲提高勞工薪資要有效得多。
 
至於為什麼?這不是這篇重點,以後再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