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敘利亞內戰無法結束的問題

Posted on Updated on

很亂的漫談

既然是漫談,就會有點雜亂無章,請讀者將就一點,這篇算是心得整理。
 
筆者的看法是,敘利亞的內戰並不是某一天突然就發生了,任何的內戰都來自多年的內部問題,內戰只是一場總結算。而既然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要談論成因也是很複雜,這也是為何每次講到敘利亞,網路就分成好幾派對罵,每一邊都覺得自己才是對的。
 
是各種論點都有根據,還是為了自己的意識形態在狡辯?這個問題比敘利亞本身好解釋,每一種觀點都有其根據,也都是本於自己的意識形態去解釋,我們沒有理由說誰一定是錯的,又哪一種論點必定比較正確。筆者個人對遠因的解釋沒意見,因為牽涉千百年歷史恩怨,要說誰造成的,就好像說都是某個人的曾曾祖父殺了人,所以今天才很窮一樣,不是說沒道理,只是太牽拖。
 
若讀者要問筆者的想法,筆者是認為可以總結一句話:「做的不夠徹底」
 
當初阿塞德政權處理抗議事件的時候,採取的是一般的鎮壓手段,這種方式在世界上並不少見,但發現壓不下去的時候,處理的方法並不果決。筆者的意思是,要更加兇殘與迫害人權,來個殺一儆百,同時間儘量對軍警人員寬大一些,問題可能就被暫時消滅了。之後只要善後工作處理得當,並不會鬧成一場內戰。
 
又或者是乾脆一點放開權力,把政權分享給反對陣營,來一場大選也可以,對國家來說也不會造成內戰的結果。但顯然因為部族跟宗教因素,這條方法不大可行,而當阿塞德政權開了第一槍後,反對陣營就不可能接受和平的解決條件,至少對政府軍來說,一定得抓幾個高官去祭旗。事實證明,他們寧可讓國家崩掉,也不願意自己的部族與家族權益受損。
 
總之,打一開始沒有做的夠徹底,後面再逐步升級手段,阿塞德沒有看出這場抗議風暴的的規模,最終會演變成全面內戰,在政治上的敏感度顯然不夠。
 
 
 
再者,所謂的歐美國家,面對敘利亞問題也是反反覆覆,但筆者倒不會指責美國立場反覆就是,搞懂這些國家的內部政治問題,就會了解為何敘利亞政策會亂七八糟。
 
這簡單講就是意識形態造成的問題,姑且用最簡單的左右觀點去看,包括台灣在內,許多批判歐美國家的人,大多數持左派觀點,從殖民與歷史等許多角度去切入。同樣一批人也會對上次溺死的艾倫有相同的批評,但很有趣的是,這些人往往不會對一樣介入內戰的俄羅斯與中國有所批評,更不會站在阿拉伯世界的立場去看事情。
 
美國原本處理中東的手法,可以說是很右派的觀點,不搶奪領土也不佔領資源,扶植一個比較聽話的政府,讓這個政府給予美國優惠的工商條件。這種手法可以說是幾十年來美國保守派常用的,也很符合其利益,在適當的條件下,可以在被扶植的國家中建立起基本的民生工業,對當地人來說並不見得是壞事。當然啦,心情上如何是另一件事情。
 
左派的觀點就是相反,認為一切的根源就是資本主義介入當地所造成,只要沒有帝國主義或是殖民主義的介入,沒有外國資本家在當地的剝削,問題就會自然消失。這在理論上是正確的,實際上大謬不然,最主要的原因出在,會講出這些話的人,十個裡有九個半沒在當地住過多久,對於當地的風土民情了解太少,跟我們在台灣看翻譯書沒啥兩樣。
 
而且更重要的是,美國資本不介入了,法國的資本會不會介入?鐵定會,幾十年來都這樣。俄國的資本會不會介入?當然會,已經這樣幹很久了。所以今天少掉一個美國,當地就會太平?更別提隔壁阿拉伯國家,難道就不算是拿資本去侵略當地?
 
而且,以敘利亞的例子來說,不介入也不見得是好事,不同部族之間會有多年的仇殺,宗教衝突產生的殺戮更是殘暴,今天讓反抗軍推翻了阿塞德政權,然後沒有任何西方國家的軍隊在旁,或是受到歐美國家節制,大家要不要猜猜看,他們會怎麼對付阿塞德的家族與支持者?保證是十倍奉還的血腥與殘虐。
 
但就左派的觀點來說,這些血腥都是必要的,只要資本主義不影響當地,當地會產生出一個自然狀態,打打殺殺只是過程,短期的傷痛是必然的,這才可以形成長久且穩定的和平。簡單說,都是因為美國介入,打亂了當地的狀況,只要撤出不管,問題久了就會自然解決,這就是現在奧巴馬政府的想法,所以它們會推翻之前的決議,做出形同背叛敘利亞人的各種舉動,毫不意外。
 
所以,筆者在這邊的想法是,美國的作法實在不夠徹底。如果要介入,就該投入足夠的資源,將反抗者直接打爆或是收買,而不是透過傀儡政權處理。想也知道傀儡政府的人,會優先把小孩跟資產送出國,跟台灣的狀況沒兩樣。如果說不要管,那就乾脆一點,強迫大家都不要去管,放當地人自生自滅也是可以,但這顯然也是不可能。
 
簡單說,介入不夠深,退出不夠快,奧巴馬政權這幾年,只想到短期的利益,根本不管戰略上需要的長遠布局。說個難聽點的,拿錢給IS的大頭,跟他們說只要倒戈反打一把就既往不咎,這也不是不可以,但現今的狀況,看來就是什麼都不做,放著讓當地人自己想辦法,但明明美國就不是毫無辦法。結果呢?俄羅斯已經看狀況不對,自己跳下去介入了。
 
 
 
至於中東整個的宗教問題,還有千年以上的部族文化,筆者就不在這多談了。短期因素都解決不了,怎麼去談長期的?又沒有以色列那種與問題共存的決心,結果就會是什麼都做不了,眼睜睜看事情不斷發生,每天看著海灘上飄來溺死的幼童屍體。
 
然後,繼續看著蠢左與笨右在那邊罵歐洲冷血。我們就等著看,未來幾年,數以百萬計的難民跑進歐洲後,會造成甚麼影響,伊斯蘭教可不是佛教與道教這種相對溫和的宗教,只要穆斯林一多又聚集起來,就會想辦法要歐洲各國開始阿拉伯化。這不是侮蔑跟偏見,是這三十年來看到的現實。
 
移民跟難民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敘利亞內戰又是另一個複雜的問題。今天歐洲國處理問題又不夠徹底,既不肯改變國內政治生態,又不肯乾脆一點發兵中東直接打爆,下場就是晃在這邊動彈不得。
 
不過這也沒辦法,歐美國家又不是俄羅斯,可以無視民意,直接開軍隊去助陣的。所以這種不夠徹底的做法,將會是未來的常態,我們會持續看到主要的衝突區域,一直發生類似的現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