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46 選後諸事感

Posted on Updated on

問題是立場,不是專業
關鍵在價值,不是對錯

老以為自己很專業,別人都不是,那就別怪被清算,死好


 

這篇的意思,就如標體所言,選後兩個月了,對一些人事物有感而發,另一方面就是筆者懶惰,想不出什麼東西可以寫,因為很累也沒辦法看書寫書評,所以只好話唬爛一篇。
 
要談的東西太多了,就談談天吧。(看得懂梗的人不知道幾個)
 
 
 
首先嘛,大概是所謂的景氣問題,很多人都知道未來幾年不會好到哪,這跟國際因素還有內部因素很多都有關,但顯然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問題點出在哪。其實比較正確的說法是,你知道問題點但沒法解決,力量不夠。
 
但要怎麼去解釋這些問題?涉及方法論跟意識形態等等,用比較白話文的說法,就是你本身所處的階級會影響你的觀點。好比一個有房子可以投資收租的二世祖,他上網路發表的各種救房地市跟幫助無殼蝸牛的理論,十之八九都是以不傷害他的利益為前途出發。
 
所以空屋稅一定不能開徵,因為巴拉巴拉的原因,經濟學告訴我們這沒有用,反而傷害買不起屋的。提高土地跟房屋稅也不成,因為巴拉巴拉的理由,金融學家說最終還是收不到稅。總之讀者可以觀察這些說法,最後都可以歸納到一個原則:「讓我虧錢跟損失的任何政策都一定對所有人不利。」
 
那麼讀者一定會問,有些邏輯很通啊,理論也有提出,實際的例子也舉了,明明就是文情並茂理論實務兼具的好文,怎麼筆者又有意見了?答案很簡單,文章沒有脈絡可言。談論任何政策,都要先了解現實發生什麼事,以及這個國家這麼做的歷史背景,還有實施後產生的變化,更重要的是所指稱的現象是不是普遍性,還是特殊性質。反正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一個國家推行了一個政策,必然有其因素,不理解脈絡,那麼只是抽取其中想要的論點,破碎化後剪貼出自己要的結果。
 
好比社會住宅對於打房有用沒用?你也要看看這社宅是蓋在哪,純粹的都更還是挑選空地要區域重劃,是要改變舊城區的結構,還是單純的把現有空屋做總整理。可以談的點太多,但是讀者可以從這個大家都關注的焦點政策,發現到各方人馬切入點,或是想要帶的風向。如同房仲業不會希望在新莊副都心這片套牢的區域,隔壁劃一大塊蓋超廉價社會住宅一樣。
 
那麼,哪些是對的,哪一些又是錯的,我該怎麼區分?各位讀者別傻了,對你有利的就支持,不利的就反對,或是要求得利者拿出補償給你,這就是民主制度跟政治協商。所以一個靠收租過日子的二世祖當然可以替他自己的投資打算,你也可以因為看他不爽,支持收五百趴的房屋稅搞死他,這都沒有關係。長期來說,任何政策都會達到一個均衡,也一定會有得利者跟受害者。
 
讀者若不了解,就拿大埔當作案例,把人家房子鏟了,丟塊爛地補償,然後開發者得利,我們會覺得心安嗎?如果反過來把劉政鴻家裡鏟了,相關套利者全部送去關,我們會覺得開心嗎?開心,就做吧,讓所有的政客知道,害死人的政策保證你家完蛋就好。
 
若還是很難懂,那就把話說白了,如果你覺得這些裙帶資本主義份子該死,那就逼迫新政府訂立特別法,追殺到天涯海角給他死透,就對了。你管他這會不會打擊商人信心,還是重挫投資者信心,全部鬼扯蛋。我們小老百姓不用管到大建商倒閉,會不會連帶影響金融業,進而傷害國家金融等等,你只要知道讓那些透過不當政商關係得利的人去死就好,一個國家的投資若要建築在這種利益輸送上,鐵定對絕大多數的人不利。
 
各位讀者啊,一家大建商蓋房子,是炒作到五年前的三倍,讓你怎樣都買不起,還是廣設低價品質均衡的好房子,讓你買得起他也有賺?一家金融商市操作槓桿虧到要納稅人救他,還是乖乖在本行做事累積資本?很多事情沒那麼複雜的,你不需要替人家去想,還要擔憂其他行業會不會因此賺太少。在你擔心人家賺太少之前,先替那些連養家活口都成問題的人擔心吧。
 
我們是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大家各盡本分在本業工作,就算替整個社會謀福利了。如果你覺得某些行業太超過,那就想辦法槌下去啊,打到人家知道自己過太爽該閉嘴就好。
 
 
 
接著喔,筆者想談談近來的某碩士沒畢業研究員,大戰中研院雙博士的故事。這實在很好笑,好笑到不知道該怎麼說,如果要問筆者的話,這有很多面向可以談。
 
如果你想學某個哲學博士,可以當兼課講師的同時演講出書,賺錢養家活口,還能獲得一些社會名望,積一些陰德與口碑。那麼該做的是,開一個部落格或是在臉書成立粉絲團,每天一點點的累積,筆者寫到今天會有每天幾千個流量,也快十年了,雖然不是沒人問過什麼寫專欄跟出書的事情,不過嘛…
 
這是最重要的一點,你要知道自己的分量在哪裡,筆者至少知道自己不是什麼頂大博士,也沒累積個十幾篇專業論文,閒來看書的等級不過是愛好者的程度,大概真的算是專業,有信心去戰爆人的,就是戰略這一項,還有這些年一直在教書,累積不少實際經驗跟閱讀理論。至於其他的東西,像是老罵國民黨,這種程度就是「朋友閒聊」的程度,要拿去投稿專欄,或是寫書痛罵,筆者還沒這本事。
 
自己知道算哪根蔥很重要,筆者雖然自己對經濟、社會學多有涉獵,根據一些前輩指點跟評斷,大概也有個大學以上程度,但要與這些專業領域的教授正面對嗆,你嘛幫幫忙,如果上八堂課就是財經專家,筆者看過的書加一加大概就是全科通才古今無一,最好那麼厲害啦。
 
所以講回來,你想要當個有點名氣的網路評論家,要不就是自己在各方面專業領域有一片天,好比筆者的指導教授真的要出來發表專業評論,總是比這個不肖弟子要有說服力。若沒有,好歹就專心筆耕,默默地累積,專心的查探現在的風向,廣泛的閱讀跟吸收,做出符合社會期望的評論。總之沒有一步登天這種事。
 
至於那位國民黨的智庫的研究員,為何可以在核能之外又做出財經評論?不知道秤自己斤兩的問題先不提,可以看得出國民黨的記者,那些根本輸到今天都不知道為什麼的傢伙,其實就是那幾個特別的名字,讀者有興趣可以查查,它們想要複製黃國昌模式,把一個根本不算腳色的人拱上去,以後最起碼會有一些基本的寫作來源。
 
這招有用嗎?鐵定沒用,因為這是指模仿招式套路,卻沒有了解內涵的典型錯誤,國民黨的支持者極容易幹這種事,以為這些反黨的綠色政客,都是透過某一種特定的方法,然後就獲得名聲跟崛起。
 
黃國昌是什麼人物?不懂法律好歹查查人家發表過幾篇論文,看看升等的速度有多快。只要你腦袋正常,沒有仇恨心態過度,在台灣研究所學術界混過的,都心中有數這個人不是普通厲害。當你知道黃國昌不是一般角色的時候,就該了解到不管有沒有媒體光環加持,他本身就是一個「角色」。其他那些本來連個「角色」都不算的人物,自己若搞不清楚程度差多少,最好閉嘴免得丟臉。學術界除非不要臉,大家都知道本著自己專業,還是有要混的日子,朱敬一再怎樣跟國民黨關係好,與馬英九同一路人,也不會當著經濟學界的人睜眼說瞎話。
 
回過頭來講講這些人,為何國民黨培養出的網路寫手,根本是程度差到難以想像,卻又自我感覺無比良好,邏輯混亂卻愛說人混亂。這根源就是意識形態僵化,階級意識強烈,所以才會一天到晚說別人意識形態,別人都不專業。核能那個就是典型的例子,反核又不是只有不專業的路人,諾貝爾等級的人也是一堆人在反,核工出來的也是一堆,國內外也很多,難不成全都是白癡?
 
核能是一種高度複雜的議題,絕對不是一種單純的科學或是工程問題,筆者知道講這一句話就會被先打成不專業,不過管他的,大部分讀者看得懂就好。任何在台灣做過基層產業的人都曉得,施工品質優劣好壞,公家機關做事態度,林林總總加起來,「有幾個人相信國家建設品質一級棒」?更何況是核能電廠這種出不得差錯的。其他的就別提,只相信台電官方資料,別人都是不專業,這種態度在台灣根本說服不了幾個人。
 
至於其他幾個國民黨支持者成立的啥米終結者臉書,或是一堆什麼專門找綠營碴的,連提的資格都沒有。筆者只能感嘆,一堆朋友在國民黨慘敗後,要淪落到找這些不入流的粉絲團取暖,感嘆啊…感嘆啊…也不能怎樣,因為認識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去幫助他們。
 
總之,我們可以站在個人立場批評,像筆者只會在自己部落格發牢騷,其他媒體想轉只要通知一下就好。但要筆者頂著部落格名號,去上電視領通告費喔,還是免了,自己知道斤兩不夠,去給有資料的人狂電,領一次就沒了,這種鳥事還是算了。廣播節目倒還可以看看,談談教育問題之類的,多點奶粉錢也好。
 
講這麼多,筆者只是覺得,你想要跳出去狂電中研院等級的人,起碼自己要有一個水準在。不是中研院的就不能批評,也不是博士就不可以罵,因為很多問題真的是一種價值選擇。好比說不要核電後,筆者就是喜歡火力電廠,對於再生能源持保留態度,所以要把筆者怎麼歸類?每個人都有個人的選擇跟理由,並不是自持專業就可以要別人無條件順從你。
 
溝通與協調,在台灣有更多同胞沒有相關專業,知識分子的任務之一,就是要把這些複雜的問題,轉化成簡單的語言,讓更多人相信這個價值,形成一個社會共識。至少筆者是這麼相信的。
 
 
 
然後,照例來開幹國民黨,為何筆者一直要國民黨死透才甘願。
 
這不是因為筆者深恨國民黨,有什麼國仇家恨之類的,而是因為出自國民黨,因為先父的關係,更能夠了解這個黨的本質,以及國民黨建構國家的觀點與方法,「根本無助台灣進入現代社會」。以現在來說,根本是反動主義,跟IS這類原教旨主義已經越來越接近了,國民黨支持者老是以為民進黨才篇基本教義派,大錯特錯。
 
所謂的現代社會,大體上就是工業化,以及工業化後我們要在社會文化諸多問題,在觀念上轉型。等到轉型過去後,才可以面對許多「進步問題」,台灣社會系出來的人,筆者的觀察是,都忘記社會的變遷有階段性,你不可能要一個還在拿石刀切割生肉的人,馬上轉成用機械工廠切割冷凍豬肉,重點不是那個外在形式,是思想可否轉變。
 
國民黨就一個政黨,基本上是農業時代的保守型政黨,主要理由是整個政黨倡導的各種價值,發自農業社會,一種穩定、階級排列良好的社會,而在這階級森嚴的社會中,讀書人擁有最高的地位,而我們可以透過公平的考試制度,促成階級流動,然後各階級的人守本分,國家就會安定。
 
這在農業時代幾乎是真理,筆者也不反對。但在工業化時代絕對行不通,因為工業化後的各種大量生產,以及技術的進步,會顛覆掉農業社會的保守穩定。所以幾十年來,台灣從農業軍事型國家,轉型成代工貿易型國家,無數的故事跟歌曲,都在哀嘆傳統的失去,以及消失的人情味之類。
 
但真相是,這個快速轉型的台灣,犧牲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下層,那個依靠考試制度留著的階級,也就是現在台灣被詬病最多的公教階級,還有白領管理階層,是不會被快速轉變犧牲的。國家保障了這些人有優渥的生活水準,然後國民黨的特權子弟,透過產業升級等模式,進入電子業與其他各種工業,成為管理階級,然後掌權的國民黨再透過各種優惠,讓特定的產業過得特別好。
 
總之,就是一種農業時代的思維,獎賞自己相關的人,形成一個統治階級之下的扈從階級,再依靠這些人對下層牢牢掌控。在台灣代工錢賺不完的年代,每個下層勞工只要努力幾年,最最起碼都可以買到一棟安身立命的房子,那麼各種社會問題都可以被無視,或是全部當成一種「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的藉口。
 
但現在很明顯行不通,因為工業化的國家勢必會走到今天台灣面臨的各種問題,舊有的階級勢必要把特權讓出,即使這些人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特權也一樣。這是因為生存資源欠缺的問題,你總是要讓社會大多數人活得下去,活得有希望。在這種狀況下,共體時艱是一種必然的做法,不然就是等待革命,在民主國家就是等著被政黨輪替,被人清算。
 
筆者知道這些話,大部分的國民黨支持者都聽不下去,也應該不會看到這邊,筆者是寫給其他人看的。因為這些人在心靈上其實很可憐,他們依靠一個舊有的制度,每天認真地念書考試,一步步爬到這個地位,有了中產階級的花園小屋,養兩三個孩子,一樣每天要辛苦工作,為何突然跑出一群人,指著鼻子罵是小偷?
 
這種不理解的隔閡就是原因,如果你能夠理解其他社區的同學,根本連升學機會都沒有,家庭背景注定他早早要就業養家,形成一個貧窮循環,那今天也不會被選舉搞到崩潰,覺得這個世界怎麼了。
 
這些人更加不理解的,是一種保守靜態的世界觀被打破,所以會死守著過去的榮耀,堅決反對改變。這種人在教育界最多,教改失敗最大理由就是基層校長主任陽奉陰違,教師拒絕變化,任由事態惡化。直到考試制度變革,慢慢引導基層為了考試改變,而且每一次的考試制度改變,都會引起巨大的反彈。因為所有在代工經濟起飛年代的家長,全部都相信聯考制度是翻身之路。
 
實際上根本沒有,近年的研究已經指出,聯考其實最不利階級連動,反倒是多元入學才會。只是講到這邊,又有人要提個案來反駁,筆者就覺得很懶惰了。
 
總之,國民黨的統治階級,用殺雞取卵的方式獲得利益,然後拿這些利益的兩成,分給各個扈從階級,讓這些人覺得努力獲得代價,不努力才會失敗的道理。而完全不明白這是裙帶資本主義結合黨國後的必然結果,上頭的人吃香喝辣移民去,下層的人替主子捍衛利益二十年,最後才發現退休金領不到。
 
現在就是面對這種時候,你不把國民黨搞死,把結構砸爛,讓新人可以出頭,結果就是前面幾段說的,國民黨年輕一代只會出現那種鳥人,還自以為是。你不搞死國民黨,他就會來搞死你,這不是因為國民黨員每一個都生性頑劣,而是結構使然。一個農業時代的落後政黨,註定無法因應工業化的世界,更別提現在台灣的工業化已經不是初期階段,還可以忍受各種貪污跟浪費。
 
 
 
最後,為何老是針對國民黨,民進黨沒有一樣爛嗎?嗯,坦白說沒有。
 
就以貪汙這件事來說,民進黨阿扁八年一堆中箭落馬,不過那個貪污的事蹟喔…說實在話筆者不怎麼相信,配合阿九八年有一些民進黨的當選者莫名其妙陷入貪汙收賄醜聞。筆者要說的是,根據先父的說法跟經驗,很多手法都是陷人入罪,根本就是羅織罪名,因為這種構陷的套餐,先父就吃過好幾個,他有告訴筆者一些基本的方法,還好沒成功,不然就完蛋了。但最後還是中了很低級的陷阱,被左遷到等退休。
 
所以每次看到所謂的民進黨貪汙官員,筆者總是會查看細節,因為真的有一半以上,都是筆者個人聽過的手法,當然各位讀者信不信,這也無從查證,只能說隨便了。
 
另外,就是阿扁八年,所謂官員不會做事這些講法,就真的很好笑。筆者可能個人經歷比較特殊一點,家裡的背景所以認識不少國民黨官員,後來自己也認識不少民進黨的幕僚跟官員,阿扁八年的事蹟,許多拿來兩相比對說法,其實蠻好笑的。因為根本不是什麼誰會做事誰不會,大部分都是觀念轉不過來,一個國民黨官僚習慣A做事方法,也習慣順便收一點謝禮,謝禮的價值以筆者的角度來說也沒啥大不了,雖然還是違法。然後換了民進黨政務官,用了B方法跟C公司還有D的人脈,結果這個官僚就起肖了,然後到處宣傳民進黨的劣行跟任用私人。
 
嗯,也就是過去自己人怎麼任用私人都沒關係,換了就是一種不專業。
 
讀者如果不懂,可以把這場景想成幾百年前的中國,一個地方官依照慣例收錢辦事,大家都開心。換了一個皇帝指派的特任官,不收錢依法行事,搞得每個官僚痛苦萬分,然後依照戲劇最後,貪官被正法,百姓都歡騰。然而現實社會不是這樣,看看明清的各種紀錄就知道,這個特任官被搞死的機會大得多。
 
至於所謂的立法院法案等等問題,筆者也聽過一堆國民黨朋友,敘說哪個助理表示,民進黨的哪個立委其實推法案有私心,某個法案很惡意之類。然後筆者反過來求證另一邊的人,當事者就不是那樣說,或者說會議記錄根本不是這樣寫。事實如何?其實就只是單純的擋到舊有利益,奇檬子不爽在那邊講而已。
 
舊有利益一定不好嗎?那也未必,但人家選舉選上,不就代表有另一批新民意嗎?怎樣,你不爽就說人家都是錯的,都是貪贓枉法,都是不專業,老子最強是嗎?做事的確要找基層問狀況,你才會知道實際狀況怎樣,但不代表因為實際狀況是這樣,所以都不得改變現狀。
 
至於外交國防圈就更好笑,好笑到不能再講。
 
我們等著看,因為筆者最近聽到一些流言,大致上是林昶佐說僑胞身分要重訂之後,跑出一些消息說什麼馬英九政府過去軍購失敗,都是親綠色的僑團阻擋。我們就先不論親綠僑團在米國到底有沒有力,放這種消息的人是誰?查一查大概都可追到一些統派身上。
 
這些統派很可惡,在台灣幾乎沒住過,也沒繳稅,過去國民黨執政就高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今天國民黨垮了,還可能要被清算,然後看看對面中國強大了,就支持中國來統一台灣,殺光這些台獨分子。
 
他媽的台灣還有人要照顧這些人?腦袋有洞。
 
未來幾年,這些統派將會全力阻擋台美軍購,大家等著看好了。現在放消息,就是要消毒,到時候才可以說都是某些綠色台獨搞壞關係。
 
為何這樣說?阿扁八年的模式一模一樣,根本沒變。
 
 
 
作為一個台灣人,我管你過去怎樣,現在跟未來比較重要,你們這些人繼續惡搞,相信那些統派,寧可要專制中國,也不要民主台灣,鬼扯狗屁效率,到頭來只是為了自己的特權。
 
那就別怪人清算的徹底,活該。
 
別以為只有自己專業,自己有內線,自己才懂狀況,別人都是笨蛋。政治不是非黑即白,還在用這種不是國民黨的,就是親綠的死台獨分法,國民黨可以繼續崩潰到消失,海外的人可以崩潰到看精神科吃藥,台灣現狀已經不是那樣,繼續幻想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