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聊聊教育的現實問題

Posted on Updated on

總而言之,就是大家都卡在那邊不想動,玩一二三木頭人。


 

因為想不到好標題,就先這樣了。
 
這幾年當教書匠,總會遇到很多教學問題,其中最讓人注意的一點,就是「學生程度變差了」。而筆者經驗是,高達八成以上的人聽到這句話,就會提到教改失敗等等,其中又有八成以上的人,認為都是李遠哲或是某某某的錯。總之,只要恢復過去的一切辦法,就會快樂沒煩惱。
 
嗯嗯,筆者不吃這套,但也要提醒讀者,這種家長在社會到處都是,而且相信自己被美化的經驗是唯一。這其實不意外,拿去對比現在四五年級生,明明不是唸經濟跟讀政治的,提到經濟政治問題總是會有一大堆個人經驗,而且你們這些年輕人絕對不得褻瀆。雖然一聽就知道,唬爛跟腦補的記憶居多,不過就先別打壞雙方感情吧。
 
 
 
進入正題,教育現場的現實,其實是一種時代改變造成的結果。筆者不知道還有幾個人記得,國中的時候我們會看漫畫,學校當然是嚴抓勤管,老師沒事還要提一提過去歷史:「當年我們都只有小說看,沒有這種圖片限制,所以思想比較靈活跟有創意。」嗯嗯,這句話現在筆者也聽過改版,就是「我們當年哪有網路,都要好好讀報紙,上圖書館查資料,所以比你們隨手用網路,不動大腦要怎樣那樣。」
 
幹勒,二十幾年前天天看報紙才會腦殘吧,那是個資訊管制的年代,你看到的資訊會比較真實?天天上圖書館?這是哪個平行時空,筆者還記得國中圖書館,整套百科跟科學套書的借閱卡,只有先父去借來給筆者看過,畢業前都沒第二個人借過。還有臉說自己當年都天天上圖書館?有啦,讀高中後去圖書館跟妹妹一起讀書,一整晚上過去都還在第一頁那種。
 
現在的問題要筆者來看,大致上是三個問題比較嚴重。第一個,小學到國中的銜接極度不良。第二個,手機世代的思考模式跟過去又不一樣。第三個,學校制度僵化沒彈性應對。
 
第一個問題,銜接並非是教材設計不良,目前的教材設計是以九年一貫的概念去做,照道理說教材內容應該是循序漸進才是。而且有翻教師手冊也會發現,教學方法也應該不會有落差,可以銜接良好才是。
 
咳咳,現實不是這樣,小學跟國中有一個很大的障礙,可以稱之為主動跟被動的差異。小學的教學法極少老師是真的引導式教學,大多都是要帶著做,甚至是寫給學生去看、去模仿,國中的教法則是認為學生要有一些主動精神,老師不應該把每一個步驟都拆開來,要學生一條條去抄寫背誦。
 
很好,問題就出在這。因為學生的程度有差異,尤其是在小學中年級開始數學四則運算後,這種狀況更嚴重。真的就是有學生還沒開竅,你怎樣去引導他就是不懂,那在這情況下,學校老師一次要顧幾十個學生,基本上是沒有心力去一個個盯的,大多數只能給予最低限度的協助。而這種學生就注定要去安親班輔導,這還要看有沒遇到有經驗的安親老師,不然真的是悲劇。
 
小學老師的專業其實嚴重不足,這不是鄙視現任教師,是現實。因為小學不僅要顧作業,還要兼顧保母的工作,一旦遇到一兩個特教程度的學生,經驗不足的老師崩潰的可不少。更別提現在無止境的教學評鑑跟假報告,一堆工作都是丟給菜的去承接,狀況只會惡化。
 
筆者先聲明,不是每個學校都這樣,也不是每個老師都如此,但大部分的情況已經是這樣了。筆者在安親班看過很多案例,也在學校聽很多老師在抱怨,只能說根本是兩條平行線,大家的認知不同。
 
但是歸根究底起來,就是家長對學生的期待在哪,在中產階級多的區域,家長學歷高給的壓力大,學校老師皮就要繃很緊,學校學不好外面還有補習安親班,學業跟作業完成的壓力之大,沒嘗試過的人千萬別說自己很了解。而在那種郊區,或是社經地位較低的社區小學,真的有老師是那種放牛吃草,校長待退管你校務去死的,而家長通常也沒空管,安親班就變成最後一道防線,結果通常很悲慘,這也不需要多說了。
 
總之,為了學生成績起色,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帶著學生,把屎把尿的把每一行公式跟算式列出,把每一頁課文寫到爛掉。講白了就是花時間磨到好,磨到金光閃閃,這樣上國中後的表現才會好。但上了國中後,真的可以把這種學生拱到頂端?比例上真的很低,依靠時間跟經驗去磨出來,只是日後在高中還是大學一次爆炸而已。不過,國中小老師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理論上要引導式教學,但實際上根本做不到,學校有空家長也不見得願意,所以才會變成反覆練習最有效。而因為小學到國中的課程,大部分的東西還真的是你可以磨出來的,造成一種假象。就以筆者專業的自然科學來說,只能說這種教學可以培養出未來大學的基礎理工人才?去洗洗睡吧,這是訓練爆肝工程師的方法。
 
 
 
第二,手機世代的思考真的跟過去不同,筆者的年代遇到的是上一代教師,是看報紙跟老三台過日子,頂多翻翻小說的那種,所以漫畫跟電視兒童是問題。等到筆者剛出來混的時候,網路已經普及了,小孩從小到大都接觸網路,我們就發明了一個網路世代的電腦兒童。現在只不過變成手機兒童而已,我們並沒有打算研究這個現象。
 
截至目前為止,筆者看到大部分教師,無論是學校還是補教業,大部分都是圍堵跟封鎖思維優先,覺得你不碰就沒事。但這不可能,就算家長不給學生買手機,他在學校總是會遇到有手機的同學借,筆者看到的經驗是,這種從小都被限制使用手機的人,一旦遇到同學借他玩,玩到超級瘋狂的比例很高。
 
去打球跟培養「正當興趣」呢?筆者想到的是,過去國中時,也是一堆老師語重心長地說,不要看漫畫跟電視,多去打球跟培養正當興趣。我們當然沒理他,現在好像也沒因此完蛋,國家也沒垮掉。倒是這些語重心長的老一輩,把台灣的未來快玩掉了。
 
這個現象要研究,筆者不認為玩手機的小孩人生會完蛋,相反的他們在搜尋資料的基礎能力上,跟筆者同年紀的時候比還比較強。他們缺的比較像是資訊的篩選跟過濾,學會怎樣找到正確的資料,這一點越小訓練越有利,儘量讓他們知道網路有各種意見,不要當成課本查到一個就說一個。
 
不過實際上把網路當神拜的學生也不少,因為太多資料可以查,而且很多作業查一查就可以抄,超級方便。但這要怪學生?筆者實在說不出口。因為看看這些年長大的學生就知道,國中還在那邊搞不清狀況的,上了高中後突然就會篩選跟詢問,會自己動腦去想。
 
這究竟是發生什麼事?筆者真的不知道,但比例上來說,筆者無從說這是特殊現象。因為上了高中的人,變成所謂覺醒青年的還不少,會去比對查資料的很多。而去讀技職體系的,呃…以這兩天為例,大多是在討論怎樣凌遲殺人犯這種等級的。倒是以前的國中屁孩讀了高中,發表了一堆令人讚賞的見解跟分析。
 
這有無可能是家庭背景,也就是社會階級造成的,跟手機這些工具其實無關?還蠻有可能的。但沒資料筆者也不敢說,最起碼筆者不會說,把手機砸爛學生讀書就會好,國家前途沒煩惱這種鬼話。
 
 
 
最後,是學校制度僵化的問題難解,因為目前的學校制度是幾十年留下的,組織架構每個都一樣,遇到問題的解決法也多半是先解決眼前的再說。而且很多學校為了息事寧人,習慣解決找出問題的人,而不是解決問題,這更麻煩。
 
教學方式的問題,不是沒有老師想改變,但教學的進度跟同儕壓力,大部分的人連自己都顧不來了。而教育部常常會發出奇怪的指令,結果搞到現場的人被整死,做大量的假報告跟假的教學演練,全部都是應付,這種結果產生出的「報告」當然沒有意義,也難怪每次教育部長出去講一些話,基層教師都想罵髒話。
 
因為,現實就不是這樣啊。
 
那要改變,把退休制度修掉如何?馬上老師又不願意了。所以這真的是無限迴圈,只能靠上層或是外圍的暴力修改法解決,體制內要改變的可能性,筆者看到的是趨近於零。
 
這已經是政治問題了,但政治的操作會干預到現場教學,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都在自己的份內保守行事,不求功只求無過,消極以對。然後學校又是一個保守思想的區域,窩在裡面不接觸外界,就越來越保守,最後變成反對一切改變的反動分子。
 
筆者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因為教學的銜接需要跨領域協調,手機的問題已經是社會問題,但學校的制度還跟幾十年前一樣…
 
 
 
算了,講到底傷感情,還是別提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