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女性服役這回事

Posted on Updated on

萬年月經文,然後每個人都在比誰辛苦,或是比誰比較不會比辛苦,玩遊戲嗎?

最近這件事也不算多夯,跟某個心理系比算小了,不過因為被朋友逼著,想想還是寫點東西好了。女性服役最近吵起來,筆者有跟到一些前因後果,大致上就是,有人在吵男女版的老問題,接著有一些號稱解放的人士,提出了一些幾近軍事無知的理論,跟著鬧到投票之類的。
 
反正,筆者來看覺得很有趣,但因為當事人不見得覺得有趣,就不提太多這些點了。畢竟這跟意識形態有關,加上很多解放跟進步人士念了太多蠢左的玩意,完全忽略現實,或是根本就是不覺得社會崩解有差。
 
 
 
結論就是,筆者現階段反對女性服役,這裡的服役是指徵兵制下,要入營接受戰鬥訓練的那種服役。但如果是替代性的社會役,例如後勤管理相關方面,則筆者完全贊成,如果各項條件允許,則更進一步會建議女性接受槍枝的使用與保養訓練。
 
戰略是現實主義,沒在那邊跟你講空泛的道德高空論,筆者對某些進步人士很不爽的點,就在於高談「現代戰爭是科技戰爭,不需要這種退步的訓練」,「落後的軍事組織不需要存在」,或者是「男性吃屎也要女性吃屎」這種問題。這些都是拿來顯示自己對軍事事務有多無知,而對討論現實的需求沒幫助。
 
沒錯,戰略的問題在於需求,我們認為戰爭需要打到哪一種程度,需要作出怎樣的準備等等。你必須要有一個想定,而且是很嚴苛的推演,不是天真的幻想,例如「海空軍被滅了就投降」、「反正美國會來幫忙所以沒差」。
 
幹,天底下沒見過哪個國家,不會因為這種耍性子要人來救而不滅亡的。
 
 
 
具體來說,台灣有沒有軍事需求?鐵定是有的。在防衛作戰上,目前來說男女性的功能性,到底有無區分?這也是有的。所以在技術性兵種上,筆者支持專業性的志願役女性,這在功能上是沒有差別的,女性反而在某些項目上有優勢。
 
而更重要的地方在於,因為女性在這些技術兵種中,不會有能力的差異,因此傳統的軍方男性優位,反倒會被扭轉,進一步促成軍隊中的兩性平權。退一萬步說,文化改變不了,但志願役好歹是自己要加入的,薪水也比義務役高得多,只要退場機制確定好,自己要跳到一群男性本位主義圈裡,多少自己要有覺悟。
 
總之,平權依靠的是專業跟意志力,不是在外面喊喊就有用,除了促使男女之間的對立,一點幫助都沒有。
 
其次,義務役的需求,台灣傳統上對於男女的軍事要求一致嗎?答案是否定的,這不是男女歧視,純粹是軍方的想定不一樣。在海島防衛作戰上,海空軍等技術兵種就算了,陸軍的設定有一大部分,等於是用人海戰術壓制登陸的少數共軍,犧牲再多也在所不惜。
 
目的很簡單,萬一真的被解放軍登陸,也要讓他們寸步難行。不是在灘頭附近,被大量輕裝步兵包圍,等著被重裝部隊殲滅,就是被突破後,全台灣每個地方,到處都是服過役,有受過訓練與組織的步兵部隊,解放軍上岸後還沒獲得重武器的狀況下,少數部隊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中,遲早會被磨到失去戰力。
 
你覺得很蠢,怎麼會用人海戰術去堵,那是你的想法,軍事作戰本就要設定這種極端的情況。而且防衛作戰比進攻要簡單,只要有受過基礎訓練的軍隊,發與槍枝與子彈,就可以對進犯敵軍造成極大的壓力,畢竟防衛作戰的心理要求完全不同。解放軍面對的是四處都可能的敵人,台灣這邊是防衛家園的意志,本就不一樣。
 
重點是打贏,就算死傷慘重,只要把少量的解放軍登陸部隊殲滅掉,讓後續部隊無法增援等等,中國就輸了這麼簡單。
 
若你還是覺得這太誇張,我們不應該犧牲那麼多人,解放軍登陸就該投降之類。那麻煩上街遊行抗議我方的軍事布局,還有徵求萬人簽名之類的,看有沒人理你,再不然去選舉看看,選上再說。
 
筆者之所以對這些進步解放人士反感,就是這種自以為很進步的概念,你以為進步所以大家就要買單?
 
 
 
女性服役到底行不行得通?坦白說,以目前陸軍的狀況來說,筆者完全不支持普遍的女性徵兵制。因為文化有延續性,軍隊組織之所以幾千年來都是男性為主,主要原因有兩個。
 
第一個,冷兵器時代乃至於現代,體力還是很重要的指標,男性平均體能優於女性,這是事實。現代戰爭太多人看著美國,就以為全世界都這樣,別鬧了啦,除了少數先進國家,大部分的軍隊還是吃體能的,我們還沒進步到全面按鈕戰爭的時代。
 
第二個,就是生產力恢復的問題,越戰死了幾百萬男性,但經過兩代人就恢復平衡,人口也升回來。但如果死的是幾百萬女性,社會失衡的狀況會很恐怖,除非大量引進外籍配偶,不然國家的生產力根本回不來。你覺得這想法很退步?那麻煩解釋一下,就生物學上來說,一夫多妻跟一妻多夫,哪一種對於補充人口效率好?
 
根據以上兩個字自古以來的現實,讓軍隊變成了一群臭男人聚集地,極度的陽剛化,而且對於女性的態度過於極端,不是貶抑的過份就是捧得過分。要改變,就必須文化上改變,整體社會文化「各方面」都兩性平等,不會有特別的性別刻板印象,再加上軍隊本身的現代化足夠,像歐洲一些國家,女性服役就不會是太離譜的事情。
 
但請注意,人類歷史幾千年到現在,也是極少數的特例才會讓女性服役常態化。以色列的例子,是打從建國開始就要滅國,全民不皆兵就完蛋了,而一旦女性服役常態化,以色列軍方文化固定,後面想要改成跟其他國家一樣反而困難。
 
原因很簡單,服役其實是一種權力的展現,女性若握有服役的權力,就會得到相對應的社會地位,以及應有的話語權,掌權後才不會放掉勒。
 
 
 
最後,在台灣女性服役這問題為何一直被提出來?
 
筆者有很多朋友算是思想開明跟先進,女性朋友也不覺得當兵不好,這筆者很認同。問題是大多數人不是這樣想,軍隊也不會因為女性願意當兵就改變自己,討論這種問題的時候,拿自己願不願意當作論據,跟沒有一樣。
 
要改變軍隊,除了上層的政治面搞定,讓軍隊國家化,訓練正常化,沒那麼多鳥事,我們服役過的男性都不會靠么軍隊很爛,接下來再來談女性服役會比較好一點。不然光是性平事件就處理不完了,平權不知道搞到民國幾年才會成功。
 
如果台灣沒有軍事威脅,那你說女性服役強迫軍方改變,不管硬體還軟體,或是砍掉重練,筆者都不反對。
 
但現實是別鬧了,我們不能砍掉的。
 
 
 
 
 
好了,別吵了。
 
男性對你的老婆跟女朋友好一點,女性也對老公跟男朋友好些,相處需要的是體諒跟協調,不是在那邊比誰辛苦比誰忙。
 
至於沒交過的,麻煩去交一下,不要那麼多悲憤意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