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49 問答集 – 台灣左派的困境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篇依然沒有講到太根本的,比較像是針對我們常見的那些問題回答,所以難免有疏漏之處。


這篇儘量用問答的方式,把幾個常見的問題解釋一下,因為過去一周,收到不少的意見,發現大部分的人還是很難掌握到筆者說的那種「原則」。如果只是知道左派右派能解決問題的就是好派,這也不是筆者原本想要表達的。

以下針對台灣常常講的那些教育、勞權跟工作問題,,希望或多或少可以解決一些讀者的困惑。當然,因為沒有企圖吊書袋,所以講起來會比較口語,未盡理想之處請多見諒。

右派看左派的誤解

1:左派的理念很好,只是實際上行不通。

答:並不是,左右的理念都需要實際去驗證,不然一定都是拿概念去模擬。右派的理念也是一堆行不通,只是通常你不會看到右派團體出來大聲疾呼而已。

2:為何左派老是認為要給人更多福利,而要我們納稅人買單?

答:左派提到的福利概念,本質上算是一種保險機制,你可以把這當作維繫社會穩定的概念。好比我們若在教育上早期投入每年一百億的輔導經費,日後可以省下每年一千億的犯罪防治預算,這一點就算是右派也不會反對。

而左派思想在不同國家背景亦不同,像是歐洲就有國家會覺得,窮人也有出去玩樂的權利,但在東方似乎就認為,你那麼窮了為何還要出去旅遊,應該要省下來改善自己生活才對。輕易認定某一種說法是錯的,就會忽略掉其歷史脈絡,失去台灣日後改善社會的機會。而會無條件主張福利政策的,多半是因為嘴砲不花錢,真的那麼崇高,請自己先身體力行。

3:為何左派一直忽略個人的責任與義務,每次都要納稅人出錢解決社會問題。

答:因為社會要負責的說法是真的。窮苦人家犯罪機率高,教育水準低,剛出生的小嬰兒無法選擇環境,拿著少數例子,認為每個人自己可以選擇,犯罪就全都是自己的錯,這才是替自己的社會責任開脫。

重點是怎樣出錢去預防問題,又要怎麼解決當下的問題。這在上述已經提到,改善現在的教育可以預防未來的犯罪,投資在貧窮區域提高工作機會,也可以降低其他的社會負面因素。這些都是事實,沒有什麼好否認的。

左派的理論是解釋為什麼,不是為什麼可以當藉口,這兩者並不一樣。

4:為什麼台灣有左派會主張沒有工作者,也應該領有基本補貼維持其生活,甚至讓他們可以去玩樂,不勞而獲應該被鼓勵?

答:這種主張源自於左派的基本理論,我們生產技術的提升,將可以改善人類的生活,從辛勤勞動才能溫飽中解放。這觀念是對的,過去需要九成的人耕種才能讓每個人勉強餬口,現在只需要一成不到的人從事農業,就足以讓大多數的人享有豐足的多樣食物。

你不給人基本的生活需求,他就會活不下去變成黑戶,脫離我們社會的掌控,這些人一但脫離社會,很容易變成流民或是罪犯,需要付出更多資源才能彌補。既然如此,預防重於治療,只要還在我們的視野,總可以找辦法讓他不要白吃白喝。

5:我不管,左派老是要我們納稅人出錢,然後把錢丟到水裡。

答:要這樣想是你的自由,歷史的事實就是,你讓大多數人過不下去,然後自己賺錢過快樂的日子,遲早被多數人革命宰掉。這種社會平衡是難解的課題,至今大家都還在學習,結果你自己走到極端,認為所有人的際遇都是自己的問題,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同樣的,那些動不動就要資本家出錢的左派,其實只是土匪。

教育篇台灣左膠對教育的亂扯

1:學生主張教育目的之一,是要幫助窮人翻身,所以要降低學費,公私立都一樣,政府要給予足夠的補助。

答:這是錯的,沒有哪一個流派的大師,會主張教育目的是要幫窮人翻身,翻身跟學費並沒有直接的連結。左派理論是認為,教育是一種「階級複製」的工具,若要幫助窮人翻身脫離階級,你應該主張台清交等國立大學,日後招生只收低收入戶,中產階級就讀學費十萬起跳,資本家要念就先拿一百萬出來再說。

2:許多學生跟教育團體,主張教育不得自由收費,因為會促成私立貴族學校,犧牲窮人的權益。

答:錯到極點,教育本身就是極昂貴的投資,那是因為台灣過去砸了大錢在義務教育上,讓每個人享有極低廉又極低效率的教育。教育的效果跟收費一定是正相關,你投入越多經費,就能聘請到更優秀的教師,以及越多的學習資源,學生可以獲得的當然會更多。

問題是台灣的教育資源錯置,導致照理說要照顧一般人的公校,擠滿了很會考試的中產階級。不思改變資源的重配置,只是要納稅人付錢替無效率的學校買單而已。

3:學生擔任助理之類,需要嚴格的遵守勞基法,避免被教授跟學校剝削。

答:說這話的學生不是左派的書念的一知半解,就是只想要爽而已。學校的庶務沒那麼難,請學生擔任助理,給予一些助理費用,本意多半是要給學生一些生活津貼,除此以外你還有學生身分,有些教學跟相關的助理工作,也算是一種學習。若依照勞基法,那不如請一個專職助理,所有的費用都當作薪水還來得有用,不要真的以為學生助理很威,教授沒有你不行。

然後不要提那些會要學生做牛做馬,幫忙接小孩跟洗車的教授,遇到這種教授你還願意吞下去,怪誰。

勞工篇蠢左的異想世界

1:左派認為勞工權益受損,需要政府介入保護,並懲罰違法無良的資本家。

答:這是一種大政府包山包海的概念,也不能說是錯的,但實際上難以做到。因為勞工數量佔比例太高,你不可能主動出擊幫助每一個勞工,真要做到滴水不漏,光是聘僱勞檢員的支出,大概就沒人願意支持了。

勞權受損,政府訂立的標準需要執法,這一點都沒錯,但勞工若沒有主動站出來,實際上就無法做到。在這邊鬼打牆勞工會害怕,所以政府更應該主動介入,不過是套套邏輯,回到政府要超級大的立場上。

2:同上,我們可以從資本家身上課重稅,用這些稅金成立各種勞權組織,聘僱大量人員檢查。

答:這根本鬼扯,如果資本家有照實繳稅,政府為何要把資本家再剝一層皮?如果都在逃漏稅,應該是優先落實查稅吧,不然你提高稅率10倍,不也一樣逃光光?而且這有一個矛盾,台灣左派一方面主張政府都跟資本家聯手打壓勞工,另一方面又主張政府要對資本家課稅來照顧勞工。

你怎麼會認為同一個政府能夠人格分裂?這種主張的目的,到頭來就是自己成為政府,權力由他們來運用。在台灣,你應該是去選舉,推廣自己的理念,讓大多數勞工買單,選你上去推重稅政策。

3:資本家很無良,從社會賺那麼多錢應該要回饋社會,抽取重稅理所當然。

答:這是混淆視聽的說法。抽稅的精神是個人或公司利用社會的機能生存,而為了維持社會長程的運作所以使用者收費,不是懲罰,賺到的錢都要繳庫,這形同越努力的人被拿走更多東西。無良資本家如果是違法,那就依法處理,該繳罰款就繳,該去關就關,若沒有違法的狀況下,你不能依靠很空泛的道德指控,要求人家付錢。不然這滑坡下去,只要你無良就可以去死了。

抽取重稅後的社會目的是什麼?這也要講清楚,不然若是單純的回饋勞工,那乾脆鼓勵加薪比較快。

4:一例一休傷害勞工,應該要兩例才對。取消七天假不公不義,要還給勞工。

答:這不是左派的主張,因為休假這件事情是要勞資協調的。原本一例變成一例一休就是進步,兩例是理想,不可把周休二日過度解釋。因為在法律上定義清楚,有助於實際執法,要求一步到定位可以,但把反對者打成右派或是資本狗,就太超過。

七天假有歷史因素,如果你真的是左派理念的支持者,應該會比較在乎實際上放到的假,而不是看起來有的東西。或者說,你應該要出很多錢,支持那些害怕的勞工出面舉發無良老闆。

5:成立工會才是幫助勞工的最有效方法。

答:基本上是對的,因為有組織有力量,資方才會站在對等的角度談判。這問題不是理論,是實際上你要怎麼實行的問題,要政府幫你成立工會,這就會跟上次華航罷工的狀況一樣,原有的工會早就淪為酬庸,效果不彰。

台灣工會最大的問題是代表性不足,一群不能代表所有勞工的,一直替其他勞工說話。不是工會不重要,而是沒有工會,一般勞工無法跟資方對抗,但不代表有了工會,實務運作就會對勞方有利。

常見的基本誤解跟釐清

1:所以左派到底是什麼?

答:一般的分類法,你如果是偏保守主義,大致上就是被歸類在右派,自由主義者算左派。實際的分類要看對議題的看法,從各種問題切入,才比較能判斷。經濟上的左右派,不能套到政治上的左右,一般而言支持管制越少的,屬於右派,希望政府管制與介入的算左派。

這是很籠統的說法,因為實務上你沒辦法一刀切割誰左誰右,動不動就罵人家是市場右派,覺得自己是左派好棒棒的,大概都是蠢左。

2:那麼多說法,民進黨跟國民黨到底算哪派?

答:從政治的角度來看,都屬於右派,民進黨算是自由主義思想濃厚,比國民黨左邊很多,但以現代的普遍觀點來看,民進黨怎樣都不能算是左派政黨,因為民進黨本質是反國民黨大聯盟,因為國民黨太右邊,所以造成看起來偏左,這讓黨內有各種聲音,從左到右通通有,但整黨平均起來還是偏保守派。而國民黨本質是保守主義,但實際施政作為是極右納粹,近年來還有反動的趨勢,簡而言之就是現在的國民黨是非現代化政黨,除非台灣鎖國跟北韓一樣。

從經濟角度來看,兩黨沒有在支持真正的市場自由化的,原因倒很簡單。國民黨本來就支持國家資本主義,市場被國家控制,這根本就不算左或右。民進黨主張開放被國民黨鎖住的市場,看起來是支持市場的右派,但其理念跟說法,與美國那種市場主張相差甚遠。

台灣的左派團體常常走得太遠,站在自己的立場,覺得兩個黨都是資本黨,無可厚非,但並不正確。

3:怎麼看待台灣那麼多的左派團體說法?哪些是真,哪些是玩假的?

答:左派的兩個基礎觀念,一個是階級,另一個是社會階段論,任何一個團體不講這兩個分析,十之八九有鬼。階級分析很複雜,但你不談這個就說直接進入具體細節,通常是亂講,但因為你一講就會遇到黨國結構需要拆掉,很多人就不肯說了。

至於社會階段,就是指生產力提升,對於整個社會的進步跟改變,這奠基在對技術的理解。以前的人以為農業生產力暴增,大家就可以快樂過日子,不需要為了生活煩惱,後來證明大錯特錯。若有哪個自稱左派的團體,說台灣已經可以實施基本收入制度,大家都可以領很多錢,不工作也能過得很好,然後把財團課稅幾百趴,直接往他頭敲下去就對了。

財團這麼賺錢,你為何不自己先去當財團,然後把錢發給不工作的人?

結論

簡單說,台灣很多自稱左派的團體,就筆者的角度來看,大多搞不懂狀況,然後其實沒把書念通,把有念通的人當成右派批鬥。

理由很簡單,他們有在哪些產業工作過,知道實際問題出在哪嗎?台灣今天的勞權低落,本質是經濟衰退造成的,經濟的衰退是因為中國崛起,磁吸大量的產業跟技術外移,這一點不光是台灣,其他國家也一樣,只是台灣混合了中國情懷意識後,狀況更加嚴重。

過去將近二十年,我們其實是依靠雇用外勞,然後用極惡劣的條件壓榨,藉以壓低成本,讓產業苟延殘喘下來。不然全部都是本勞,薪水完全依照勞基法來給,大概一半都要倒閉。你說倒閉活該,可是馬上就是百萬人失業,失業的人又幾乎是沒有存款,立刻斷炊的這些基層藍領。你要他們怎麼辦?

如果自稱左派的團體真的有去產業界,好好利用階級分析的角度去解構,就會發現關鍵之處根本不在廣大的中小企業跟工廠,癥結點在於依靠黨國裙帶結構的那些上游大企業。這些中小工廠靠訂單過日子,這十幾年來利潤越來越薄,自然勞工生活好不到哪去。

而你今天所有的立法,如果訂立極為嚴苛的標準,那麼就是逼人違法或是收掉,到最後死的還是那些受雇者,而且越底層的死越慘。這些底層勞工,筆者還沒見過有誰會上網關心勞動權益的,理由很多不贅述。

筆者的看法很簡單,台灣左派的困境,多半來自於脫離現實,拿著很少的範例,套用很高的標準,然後去罵那些做不到的人。然後總有很多不念書,或是根本沒念懂的人,天天高唱殲滅財團、抄掉資本家就有錢的鬼話。

這叫做強盜,不叫做左派,左派大師鼓勵自由思考,不要做某種信仰的奴隸,然後你今天被一種名為左派的信仰綑綁,這是怎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