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育視角看多元性別教育問題

Posted on

這篇是為了同婚問題寫的,雖然這問題其實在現實生活周圍根本沒多少人在乎,但顯然有很多上網的人很在乎,筆者就從教育的角度切入,讓讀者了解一下,為何筆者提出的是慎重論。雖然現在有種楊威利遇到霍克的感覺…

 

 

 

首先,同婚的支持比例是否逐年升高?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上升幅度到底有多快,就值得我們去討論。就以現狀來說,造成支持者數量上升的理由,絕對是校園內進行多元文化的教育觀,而且這十年已經逐步落實到各種課程的情境上,一般教師不會「刻意」的去型塑學生的性別刻板印象,而稍有經驗的老師,都有足夠的敏銳度,可以在發現學生有性別歧視等狀況發生時,介入制止與輔導。

 

但這只能代表我們可以不用悲觀,不代表可以很樂觀。原因何在呢?大部分出在小學的時候,學生的社群生活環境,從家庭到鄰里的影響很大,性別刻板印象在此被優先塑造,在小學端的老師沒有及早發現,或是積極的介入處理,大概上了中學就沒救了。若是單純的社區,那麼學生一樣會在學校內,大概是中年級程度的時候,對於性別印象開始啟蒙,刻板印象一樣會建立。

 

簡單說,學校可以舒緩與制止,但沒辦法改變整個社群去塑造,這一點筆者的觀察是,嚴重程度大概是市區 < 郊區 < 偏鄉。這也不意外,現在市區大多是集合社區大樓,大部分的小朋友都是在幼稚園認識同學,鄰居反而少。而在郊區的話,從小受到同儕影響的比例就偏高,偏鄉則是連安親班都沒,就算有也不會去刻意教多元性別的議題。

 

到了國中階段,青春期變化是一個讓男女學生雙方,彼此加強刻板印象的最佳理由。雖然我們做教師的會極力遏止這種印象,但說真的這是理想,現實往往不見得會符合所設想。倒不是教師不盡力,而是如上段所說,很多觀念進國中前就初步塑造完成,你怎麼可能期望課程滿檔的國中教師,可以滿足這種多元教育的需求?

 

放在教材中?別鬧了,公民老師大部分都處在一個人負責二十個班的狀態,趕課趕不完就算了,哪有時間去額外補充這些教材?考上高中後讓高中公民老師來負責比較實際點,這可不是在開玩笑,是很可悲的現場事實。

 

 

 

好了,講這些只是要說,現狀來看可以不用悲觀,但不能樂觀,理由大致有內外兩層。外層的理由很好懂,我們現在的中學著重考試升學,你不可能在課堂中進行多元性別教育,除非考試會考,而一旦變成必考題目,十之八九都是畫重點背起來,不會有時間留白,讓學生去思考跟討論相關問題。也就是說,你不能期望課程中解決,必須要整個中小學老師,都處在隨時注意多元性別教育的情境中。

 

意即,身教言教,你隨時隨地都得注意,並且傳達正確的訊息給學生,在上課與下課時間,發現有性別歧視或行為的學生,立即介入與制止,嚴重的要交由輔導室處理。而這可麻煩了,教育的現場現實是,真的可以沒有性別刻板印象的老師,年紀大概都有點輕,而大部分的老師都…這講下去就尷尬了,但也不能怪年紀大一點的老師,這幾十年前就養成的習慣,可以做到自己本身不流露那種刻板印象,就很不簡單了。

 

內層的問題,出在教育的現場太吃教師的個人因素,好比班導對學生的影響,絕對大過專任,教比較多堂的課的,理論上又會比少堂的要多。也就是比較有閒工夫去教這些額外東西的,大概是我們數理科相關教師,還有國文與英文語文類。社會科?一個星期一到兩堂,唸完書放完影片就差不多了。

 

班導的影響最大,不知道有多少讀者,現在看過班導會在班上貼靜思語,或是教會的名言錦句的?如果只有貼那還好,要你罰抄經文的也不在少數,更有甚者是校長自己帶頭在學校內貼滿靜思語,到處都是「上人」。自己帶入宗教概念帶班也罷,還有那種會有空就傳遞宗教思想的,雖然不多但也不能說沒有。

 

學生會認同嗎?大多數不認同,其實還有反效果,但筆者的經驗是,若班導本身是一個「好人」,還真的以身作則做到,那就悲劇,學生三年會有很高的比例認同與支持班導的理念,正所謂好人做錯事就是這樣。那我們這種一周五堂課的數理教師呢?課程之外,筆者有空會講,還會實際比喻,甚至去批判那些護家盟跟信望愛的鬼扯蛋,但畢竟影響力不會太大,而且更嚴重的是,講太多,當晚聯絡簿家長就通告班導,或是打電話直接給主任,隔天筆者就要被約談。

 

結論就是,我們真的沒有多少力氣,去積極且正面的進行多元性別教育,尤其是巨大的家長壓力,沒幾個人承受的了。

 

 

 

而筆者這次對社運界的看法,向來沒有好話,其來有自。在產業界待過幾年,深深發現社運人士的抗議對象,都要是有鎂光燈的那種,一般的小廠跟公司,會吸引到自詡進步的青年跟導師加入嗎?至少筆者沒見過,他們都到隔壁的上市上櫃大廠大門前抗議了。而他們提出的訴求,在隔壁那些傳產小工廠的工人聽起來,活像是老闆親手送上的解雇書,這是現場的人親身的經驗,自認的善意不見得會有實用。

 

在學校跟補教走跳的經驗,筆者更認識到,社運界往往毫不關心中小學的基層教育問題,總是以為只要改了什麼,中下層就會自動修正,每一個乖的跟機器人一樣。這裡有很多因素,筆者稍微解釋一下。

 

首先,社運界大多高學歷知識分子,年紀比筆者大的,大概都是當年聯考制度的前10%勝利者,這種人的人生跟基層藍領幾乎是脫節,後來若又沒有常常到基層去實地勘查,田野調查的更深入,提出的訴求大概都是瞄準知識份子,尤其是那些天真大學生。

 

在筆者之後,就算到了今天,社運界依然大多是高教以上居多,換算比例也起碼是前30%的前段生。這些人當然或多或少有基層的經驗,父母也有不少比例是藍領出身,但依照筆者所見,通常藍領出身的大學生,基於對經濟生活的迫切需求,幾乎沒人跑社運。

 

要筆者來說,就是社運界跟中下層嚴重脫節,他們眼裡看到的改革都是由上而下,幾乎沒有幾個人站在現場,從現實需求出發,去提出具體有效可推的方案。

 

但是,宗教界不同,不知道有多少讀者知道,慈濟多年前就已經進入校園,到處辦活動吸引老師、家長與學生?近年來因為一些爭議臭掉,但影響力還在。而彩虹媽媽更是積極,可以說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雙北市已經可以見到,明顯要介入家長會選舉,意圖從控制家長會,達到實際推廣「彩虹性平教育」的目的。

 

他們一點都不笨,宗教界要進入校園,操盤的人都不是傻瓜,他們知道打哪個點最有效率。真正需要性平教育,以及課後輔導教育的,根本就不是偏鄉,反倒是市區,因為依照人口比例,還有台灣城鄉流動的現狀,在市區學校才有大量中後段學生,偏鄉都幾乎到了整併與廢校階段,人口基數差距太大。

 

而筆者所見,社運人士關心弱勢教育,比較喜歡到所謂的偏鄉,對市區有一種莫名的偏見,好像會到市區就讀的人,都不需要輔導一樣。這就造成一個極嚴重的後果,挾巨資與熱心義工的信望愛等組織,可以有系統的進攻中小學,用家長會的力量,發送其實違反現階段性平教育的「偏見教材」。

 

但為何實際上很難看到有人跳出來?筆者再講一次,這些主事者不是笨蛋,他們知道明擺著把「特定基督教派教義」的性平教材上架,「沒有一個老師」會願意拿去教,他們提出的案子,大部分「符合教師保守性格」,在強調多元的前提下,一點一滴的進行像是反同教材的東西。而這些因為變革不大,「而且大部分都符合多元宗旨」,阻力相對較小。

 

即使這樣,還是有人會提報給媒體與立委,不定時會看到類似的消息,教育界還是很警覺這種違背多元性別教育目的的行為。但今天護家盟這些更極端的想通的話呢?護家盟不是靈糧堂的下屬,裡面更多一貫道的人,他們提出的東西不見容我們不反對同婚的,但是對絕大多數中下或是藍領的人來說,並不是不可理解,也非不能接受。這些人的背後,要出錢的金主可多了,現在檯面上只有靈糧堂的,但筆者在基層看到的是,偏屬一貫道的人更龐大。

 

 

 

筆者的意思很簡單,今天給你推過去了,就保證十年後不會被推回來嗎?我們能僅靠多元文化的教育基本觀,就抵抗這些想要從基層洗腦的宗教界嗎?筆者認為絕對不能大意,因為宗教界在中學以下的教育,其實辦的頗佳,可以從關心課業,到提供課後輔導各種教程,對學生的吸引力不算小。

 

筆者自己的得意學生,上大學的比例頗高,在此次同婚攻防戰中,明顯站在反對邊,全部都是特定幾個教會系統。這表示他們受到教會的影響比較大,而不是我們。反倒是沒上大學的,大部分態度是比較無所謂,支持反對都好。這跟家庭環境與社群的影響比較大,學校只能做到持平的地步。

 

更進一步說,社運界真心想要推動這些性平相關的東西,何不身體力行?如果到偏鄉太遠,沒辦法每天,那麼從現在開始,就在台北市中心,成立一些中小學的課輔組織,類似救國團的那種,介入學校教育照顧不到的人,並同時正面積極的進行性平教育,反正大學生義工不欠缺,不是嗎?

 

那為何看不到?

 

筆者的感想是,扣掉社運界大多天真的個性,不理解現狀也不想要去訓練,也是主因,畢竟做這種事情沒有鎂光燈,而且「很花錢」。教育很貴,要訓練一個人到足以承擔課輔教程,不是幾個月的事情,一個能夠獨立作業,鞏固一個小據點的班級主任,沒三、五年根本練不出來。

 

這不是只有課輔,考量成本還有管帳跟教育訓練等問題,若要做到夠大,你就得碰政治組織,附近的警政單位也要熟。最好是有民代可以支援你,有金主願意資助你,但這些人一出手就會要有成果,拿得出他們要的嗎?你確定他們想要的跟你一樣嗎,你真的能夠保證堅持理想決不退讓到什麼程度。

 

 

 

筆者想說的是,實際操作很多東西,會覺得髒了理想青年自己的手,那不過代表根本沒有心去做而已。真的接觸,就是不間斷的妥協跟談判,你不能叫人不領錢犧牲,不做就罵到底,這種事要自己來。

 

不然筆者成立一間課輔中心,類似救國團的單位,社運界要不要慷慨解囊一下?還是你們以為,我們從來都沒有試過?

廣告

7 thoughts on “從教育視角看多元性別教育問題

    林昱賢 said:
    2016-11-28 at 11:28:08

    人數比是最大問題,社運界想用紮根的方式推,也沒那個人力去布下足夠多的點,更合況所謂的多元性別在整個社運頂多算是有價值的議題而不是根本性的東西
    但對傳統價值來講,人本來就多,而傳統社群的凌聚力本來就是連著生活以家庭、社區的方式在推展,所以家庭價值算是關系生存有根本議題,他可以不關系社會上大架構的東西,但生活細微的改變和互助則一向是重中之重
    真的要靠深耕下一代來硬推,社運界在這個議題是沒啥勝算的,還是老實的走溝通說服的路線會可靠一點,基督徒和傳統社會在意的點並不一樣,之前社運在這邊的推法,根本就只拿著自己的一套打基督徒在作廣告,而沒管過傳統社會在意的點是什麼

    喜歡

      eoiss responded:
      2016-11-28 at 15:39:19

      不只是這個問題,要去打基層教育,有組織有實力很重要,通常你要找到願意投資的金主,可是社運人通常很反彈這種作法,都希望自己全盤掌控。這導致,都希望政府出錢給他們做,但又沒經驗也沒實力做好。但要他們真的付出長期犧牲,領低薪過勞堅持到底,大多不願意。

      喜歡

    路人乙 said:
    2016-11-29 at 22:29:41

    要去打基層教育,有組織有實力很重要,+11111

    我家二個小朋友低年級時,個星期彩虹媽媽固定到班級講故事.
    小的還被抓去上免費的安親班和夏令營…………………..

    社運團體的救世主心態很強,換言之, 自我意識過剩,
    不僅無法站在對立方的立場思考, 也無法明瞭被幫助的人真正的需要.
    反同婚的不止基督宗教, 本土宗教和中老年人反同的比例, 社運人士有推估出來嗎?
    佛道的教義沒有明白反對同性戀, 不代表信徒不會反對.
    保守的佛道信徒多到靠北! 戰場還開到同志收養, 我快傻眼惹…………..

    喜歡

    origa said:
    2016-12-01 at 15:19:05

    看文章跟留言感覺上都對社運有很深的誤解….。

    首先是,再也沒有比社運還要缺錢跟缺人的了。

    就算社運人士本身處於中上階層的經濟狀況可以支持他們推運動,但是他們的資產也沒有多到可以支持整個運動的五六成,大部分還是靠有心人士捐助。社運人士在發聲跟遊說基本上是靠熱情,NGO在推議題上基本上缺人又缺錢。伴侶盟基本上就是拼命在推議題的NGO,但是缺經費跟人力就是現實。被虧不找金主還真是有點冤枉,基本上金主要從哪裡來,而且通常很少有不需回饋的金主,那個回饋社運或是NGO負得起嗎?

    性平教育如果可以的話,婦女團體當然也想推。不過很現實的一是缺錢缺人,二是議題排擠,三是阻力很大。有在做的婦團都是用少到可憐的經費在推,其他都是靠熱血。再來是性別有關的議題實在太多,議題間會互相排擠。講老實話家暴性侵就是比去基層推動性平教育還要緊急太多,到最後緊急逞度比較低的議題順位就會往後。所以做救助跟培力的婦團會比推性平教育的多,因為現在要救的人就救不完了。再來是基層學校對外人要推性平其實阻力很大。因為現在教育部跟當地教育局就有很多要求,所以老師已經很累了,再來是他們也不喜歡NGO進校園。很多婦團都有心要做的但往往案子在內部談一半就撤銷,因為學校根本不讓團體進去。(啊,是的,老師如果不歡迎推性平的NGO只歡迎宗教團體,這也是推性平教育上沒辦法的事)

    到最後,會積極往立法方面進行其實可以算是一種CP值上的考量。例如說,就算團體很難進校園推性平教育而且缺錢缺人做,但性別教育平等法有訂,政府就一定會要求學校要做。整體上來說是在缺錢缺人的情況下推立法是最有效的作法。社運人士感覺上很吵很強迫人很討厭所以容易變成被罵的標靶,但事實上如果不夠熱情講話不夠大聲,又有誰會關心這個議題?

    在指責社運人士跟社運團體不跑基層做性平教育之前,又有多少人關心或是真的捐錢給這些努力在推性平的團體呢?不要說推性平教育,有多少人有捐錢給救助性質的性別團體過?

    結論是,想做但不能做、沒有能力做、只能採別的途徑是一種策略。

    像是托育,一定又會有人說NGO或社運人士跟社會溝通沒有做夠,所以才會在在地推不動引不起人民重視。但是又有誰知道關心這個議題的社運人士跟NGO在各種會議上跟政府磨了多久才在紙上確保一行鉛字得以保護非營利幼兒園跟強調多元的幼兒園有空間生存。要做的實在太多這點必須承認,只是更多時候已經做到的對局外人來說如鴨子划水般不被看到而已。

    (順帶吐槽,性平教育是很專業的東西。真的不是一般義工或是大學生志工上個10小時的課可以處理的。在性平教育推廣上的確是很缺人才的。認為可以招募義工或大學志工來打人海戰術實在是個過於美好的想像,如果義工或大學志工可以handle的話究竟為何會那麼缺人呢?)

    喜歡

      eoiss responded:
      2016-12-02 at 08:08:08

      我就先當您是在基層苦幹實幹的朋友好了
      如果你們是家底豐厚可以燒錢經營,或是燃燒熱血領低薪做義工也要經營,那小弟由衷佩服,基本上完全不在我這篇文章罵的範圍內,我也不懂您為何要跳出來。但如果缺錢缺人,又沒辦法跟民眾募款,也不配合願意出錢金主的需求,在這種狀況下還可以經營得下去,小弟比較想知道這種組織的營運秘訣,實在太威了。若非如此,那麼成效不顯著,甚至做虛工,合理否?

      學校進不去,這問題可大可小,是找不到門路還是不得其門而入,差別很大但很多人常常分不出來。我之所以罵那些假日義工,就是這種道理,可惜您沒看出我切入的點,而比較在乎我有沒開地圖砲打。最後,因為民眾募款不易,自己重視的議題很難被看到,所以就要找政府立法處理,請問是要立什麼法?不是才說光立法,學校缺乏人力嗎?

      我真的想請教,你是否有看懂我整篇的中心點,跟切入的點在哪,還是要像你說的,先捐錢過才有資格講話?

      喜歡

        origa said:
        2016-12-02 at 10:18:43

        首先澄清一下,我會提到捐錢這一點主要想指的是性平問題平常不受注意這一點。像之前很多議題都被討論了但是這裡沒有文章,但是最近突然有了這一篇。大眾平常不是非常關心這類議題才是重點。(好吧也算是努力不足)

        竟然會被回覆有點驚訝,其實我也覺得您對我的文章的點沒有抓對XD

        基本上就算家底豐厚的團體也是各種團體多管齊下在經營的,只是有時候綁手綁腳的地方的確特別多。推社運固然要求CP值,但是很多時候也必須不顧CP值去作很多事。這點身為小輩我也沒有什麼好多說的。我只能說是,臺灣願意燃燒熱血的人還是很多的,團體也會努力讓自己不要被餓死的,謝謝關心。(我就不去討論您提的「金主」到底指什麼了。是指純贊助嗎還是有活動上的合作?NGO跟企業合作推運動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是這樣,我想您原本想談的點大概不是這個,但是因為文章裡面對社運跟推動上的誤解跟偏見很深,所以我才想回一下。這跟有沒有被地圖砲掃到沒有關係(個人的確是沒有被掃到)。主要是因為周遭跟您同觀點的同學頗多,而且我本身也很清楚您的出發點跟思想架構,因為很清楚所以才覺得要回一下。會來回這篇主要是我平常跟同學雞婆慣了所以要講一下。

        的確要作的事跟要改進的地方還很多,但如果就社運、社運人士跟NGO目前運作的狀況來說,要改進或是加強成效的話,應該從其他方向討論。常常一般討論上會覺得恩應該要這樣作跟嗯應該要那樣作,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作。像是「因為民眾募款不易,自己重視的議題很難被看到,所以就要找政府立法處理 」這個也是誤解。不知道是我說的不夠仔細所以您會有這樣的誤解,不過我回應中所指的並不是募款不易(從來沒有好募款的議題)不容易被看到(議題之間本來就會衝突)所以找政府立法處理(基本上沒有這種講法…因為要推政府立法很難),而是指判斷這種事由政府立法往後的效益最大所以在政府裡面推動立法。我要指出的主要是這種不同立場的思考邏輯的差異以及現實運作中的差異,不過回頭看一下大概我寫的太悲情了而且缺乏架構,所以導致重點被模糊掉。

        最後,回到性平教育。如果您真的對性平教育這個議題有興趣的話,請關注這個協會:http://www.tgeea.org.tw/。學校有需要請人演講的時候可以考慮一下。

        喜歡

    eoiss responded:
    2016-12-02 at 12:34:03

    若是早上的回覆太衝,我道歉。基本上我對實際怎麼做的問題比較有興趣,而這正是很多學生自認做社運的沒搞懂的點。其實我知道你要講什麼,因為我這邊該碰到的問題大概都知道。

    社運界自己沒把經營問題講清楚,這是自己的事,怨不得人。募款不易,議題不被重視,這就是另一件事,每一件事情都可以獨立談幾萬個字,我不認為一篇可以解釋好。這篇純粹是對腦熱的人不爽,因為光是你要在學校內推性平,就有數不完的細節可以講,大從城鄉差異,小到學校有沒人願意碰,這除了社會結構還有學校內部的問題,純以目前來說,學校不做的理由大部分是沒時間,這倒是沒說謊。

    訴諸悲情跟小故事是我常看到社運界的說服法,但我必須說,社運的組織到底算不算企業?還是定義在社會企業?經營是怎麼個經營法,每一個都可以講很久,不談這種問題只談理念跟情緒,依照我個人的經驗,真的撐不久。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