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美國新政府的未來走向猜想

Posted on Updated on

川普終於無事就任了,看他的就職演說四平八穩,沒有很驚豔的點,也沒有很詭異的話術,這表示美國經過了八年演說家總統後,應該要會走向老路去。 

這個老路是什麼?很簡單兩個字,實業。

美國並不是威尼斯,依靠海軍跟壟斷東西貿易起家,也不是羅馬,會強行佔領某個區域,大量輸出經濟與文化價值去殖民。美國就是美國,雖說是繼承大英帝國的海權架構,但美國本身是相當重視實業的國家,這個文化背景太大,就先略過不談,但總的來說,美國人並不喜歡空口白話畫大餅的行為。

過去十幾年,因為美國取得冷戰勝利,相對的和平紅利來的太快又太多,太多美國人有了投機做法,讓華爾街之狼這種新生代起家不少,電子業菁英大量外包產業到中國,用各種話術包裝規避了美國對產業的傳統要求。這個話術包含了大量的全球化術語,筆者完全不認為這是什麼華爾街右派陰謀,也不覺得是左派同情共產的辯詞,純粹就是利之所向,為了賺錢就把人格賣了。

糟糕的點不是在賺錢,若純粹就是當個無良商人,那旁人倒無話可說,偏偏這些新富階級,又很愛大談人權跟普世價值,卻老是對共產勢力的惡行未置一詞,明擺雙重標準,卻跟媒體與學術界向來同情共產勢力的那群人一拍即合。總之,這種時代結束了,美國這幾年會回到過去的保守作法,用扶植跟輸出實業的方式,重新定義盟國跟敵人。

這種美國最難對付,因為美國的實業就效率與生產力來說,幾乎舉世無雙,其他國家可以在個別產業跟項目上取得優勢,但整合這個產業鏈跟全球貿易線的能力,你還是要有海權才可以。這是客觀的軍事實力,去促成的經濟實力,反過來就只是虛的,這一點不論是中國還是俄國都心知肚明。

具體作法,就是要把貿易的大門分等列管,是盟友的就會給予特惠,還會輸出產業給後進的盟國,大家分享共同的市場跟利益。不算盟友,但還算是朋友的,會跟你分享利益,但不要肖想美國會給你什麼重要產業,要的話就明算帳。是敵人的,就是高規格的障礙甚至封鎖,反正大海是我美國的,看你怎麼辦。

這套做法很帝國主義,也確實很鴨霸,但話說回來,你身上有錢,會優先幫助長期患難與共的朋友,還是去火車站前亂撒?用在個人身上很好理解的事情,放到國際社會上,這些年卻被套上反全球化的大帽子,這實在很奇怪,無條件的給其他國家好處,放自己國家的國民受苦,指著自己同胞罵一群魯蛇該死,這才叫做全球化?

如果這思路是正確的,那麼有幾條要修正的地方。第一個就是過去冷戰,是要對抗共產勢力,所以會對願意對抗共產勢力的盟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出兵推翻。但今天沒有這種國際共產的勢力,美國會拿出來的招牌,顯然就是美國為中心,很直接但卻很實際。

但筆者也不認為,川普會真的跟中國打貿易戰,因為中國根本打不起,連糧食都需要大量輸入的國家,拿什麼去跟人家打經濟牌?從產業鏈的角度去看,川普要逼這些製造業回國製造工作機會,倒不是完全說不通,就算退一萬步讓這些製造業走向全製程機器人化,長期來說也對美國的實業是利多。

比較有趣的是對俄國的關係,今後會怎麼走很值得探討。理由有三,第一個就是俄國很明顯的對美國示好,願意坐下來談實事明算帳。第二個就是中國開始轉向大西部計畫,一帶一路雖然明眼人都知道鬼扯,但檯面上就是侵入俄國的中亞腹部。第三點在,俄國已經開始在東亞地區到處敲門表示友好,這是很奇怪的事情。

俄國跟中國的關係從來就不是兄弟,而是核心跟附屬關係,中國不想當小老弟,就得面臨老大哥的壓力。美俄兩國聯手裂解中國的噩夢應該是不會出現,但就現在中國內鬥成這樣,要說中國還有什麼牌可以打,筆者是很懷疑。

俄國這邊的觀察點,大概從美國怎樣對付處理中東的伊斯蘭內戰問題,可以判斷出一些蛛絲馬跡。

至於中東,筆者過去抓到一些訊息,判斷來說大體上還算正確,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已經可以知道,哪些不正確跟需要修正。

首先,伊斯蘭內戰在幾十年前就已經發生,我們以為波灣戰爭打垮海珊,讓地區權力真空,才是促成亂局的主因,其實因果關係應該要反過來看。是伊斯蘭內戰的壓力太大,海珊才得要透過對外擴張,維持其權力不墜。

波灣戰爭後,美國填補了這個核心,內戰狀況只是小規模,頂多騷擾以色列的程度。但壞就壞在賓拉登發動911後,把世界主要國家都拖進中東的邊緣區。用比較學術的講法就是,伊斯蘭地區在當今世界體系中,只算是邊陲地帶,帝國跟附屬勢力不會花太多心力去經營,但蓋達把帝國拖進邊陲,強迫地區政治勢力洗牌,促成了伊斯蘭內戰的活性化。

白話文翻譯就是,美國下了重手,讓伊斯蘭的地區勢力驚覺,帝國仍然不可冒犯,只能在邊陲地帶小打小鬧。但沒人想讓伊拉克重新成為地區大國,於是伊斯蘭各勢力的大小領袖,彼此在各地試探跟放火,想要找到突破點。而正好這時候美國總統交接給奧巴馬,他宣示撤軍等於是貼內戰開打的時間表,而敘利亞內戰的表現,讓其他人發現有機可趁。

換句話說,美國在這前後十幾年搖擺不定,才是讓邊陲地區動盪不安的理由。確實,奧巴馬撤軍,讓美國避開這幾年的伊斯蘭大規模內戰,但要說這對世界秩序有幫助?徹底相反,美國的軟弱不僅讓中東伊斯蘭內戰開打,東亞這邊更鼓勵大家放火下去。

美國未來應該會把IS處理掉,因為這種政治勢力非現代化,不可能被接受成既有的政治實體。會不會跟俄國共同處理?依照目前的狀況,筆者傾向是會,但不會兩國共同出兵,而可能是透過支持現有政府的重組達成。而這幾年表現不佳的土耳其跟伊拉克政府,極可能會被削弱勢力,庫德族自治往建國之路不會是夢想。筆者認為,觀察點在土耳其未來幾年的變化,現任總統之前大力清除美國勢力,現在引入俄國,卻可能遇上美俄大和解,其結果可以當作指標。

至於東亞,筆者前幾年就說過,日本的再武裝化勢所難免,川普當選後會不會加速?筆者認為正好相反,日本想要的再軍備化,可能最終只是自衛隊的防衛範圍擴大,而不會變回日本軍。不過大勢所趨,日本一定會在東亞擔負比過去更多的責任,軍隊再現應該有點難度,但開始幫美國分擔南海防務,甚至是對外軍售,都有可能變多。筆者的觀點是,川普跟共和黨人,顯然對季辛吉派一點好感都沒有,既然會走回老路,那麼就不可能把日本放生,頂多是把項圈的鐵鍊改成鬆緊帶。

而關鍵點仍然是出在中國到底想要低頭認輸,還是繼續衝撞這個東亞體系。內部的壓力解除不了,就會對外擴張,這是中國身處世界秩序邊陲的宿命,現下不是選擇衝撞美國的海權,就是回頭去衝撞俄國在大陸的地位。筆者完全不認為,俄國會選擇繼續支持中國去對抗美國,在十年前或許還有可議空間,今天已經不划算了。

中國現下要維持共產黨統治,而不至於出現大的變化,唯一一條路就是低頭,承認中國在未來數十年內都不會挑戰這個國際秩序,而且還要實際做到,畢竟過去的信用紀錄實在太糟糕。中國不會崩潰,但是讓共產黨垮台,不見得對世界各國是壞事,把中國等同中共,常常是台灣內部分析的盲點。

至於台灣…筆者只能說,DPP跟美現任政府的人脈,比你我想的還要深跟廣,但也不要以為可以有空白支票開,自己不肯付出代價,就別想要獲得什麼成果。

這篇就留存好了,看過兩年會猜中幾個,還是全數摃龜。

廣告

One thought on “對於美國新政府的未來走向猜想

    Hazi said:
    2017-04-09 at 16:21:59

    後續期待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