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 – 組織與信用的關係

Posted on

組織是一個很妙的名詞,大家似乎都懂,但又好像都不懂,說得出一些但又講出什麼。指揮系統就更有趣,如何把命令貫徹,又或遇到狀況是否有容錯空間,下屬有沒有改變決策的權力,每一項都在在考驗組織的應變力。

以軍隊來說,任何部隊都需要多樣化的能力,部隊越龐大,各種專精士兵就越多,次級組織就會出現。一個班需要攻擊、防守跟偵蒐的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要會同伴的技能,但到了一個連的程度,連長的觀點就是如何應用每一個班的特性,在適合的時間地點上發揮其效用。

當然,把範圍擴大到營團級的程度,部隊的分工化會愈發明顯,而且已經會牽涉到政治層面的問題。也就是後勤補給分發,以及在地的民事工作,換句話說就是又多了一些跟「戰訓本務」不相關,但卻很重要的事情。如果到了師、軍的等級呢?指揮的將軍無可避免地要去跟政客接觸,公關技巧什麼都要具備,尤其是現代這種媒體隨時SNG的,純粹的軍事將領幾乎不存在了。

組織架構很容易懂,就是越大的組織分工越細也越專業,然後需要縱向聯繫跟橫向的配合。

說得很簡單,實際上很難,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組織若大到會出現次級組織,就會有次級組織的指揮系統出現。人是有極限的,將軍不可能管到每一個班長怎麼指派士兵攻陷陣地,這是連長的工作。所以知人任事會是將軍這一層級極為重要的技能。

也就是說,如何指派適當的軍官到適當的位置,去進行適當的工作,是一件看來簡單實際困難的事情。原因無他,你派的人有沒相關經驗,他的為人操守能否扛的住這項責任,最重要的是你「信任」他嗎?知人善用說來容易,實際上對每個人來說都很難,關鍵就在信任兩字。

信任他人,被任用的人也足以回應受到的信任,在任何組織內都很重要。能力強的人,可以擴大權限讓他做更多事,事後再回報即可。能力不足的人,權限不能給太多,但可以在固定的事務或是比較低強度的任務中,好好依照命令完成。而這些事情,大前提就是你信任這人不會亂搞,不會背叛你,不會捅你刀。

任何組織對付敵人都很無情,對付叛徒更是殘酷,原因就是出在信任這件事。要能夠成為一個足以受人信任的人,人品需要經過時間鍛鍊,讓人知道你的為人,讓別人相信你不是一個會背刺的人。說來也是簡單,實際上碰到真實的利益在眼前,能夠忍住不被短期利益誘惑,願意撐到最後的人,真的不多。

而能夠撐到最後的,主事者能否回應足夠的信任,也考驗著個人的品性跟信用。最直白的就是,可否共患難又能共富貴?我們都覺得大部分的人都無法與人共富貴,但其實一個無法跟人共享榮耀的,在他發達前多半都會觀察得出來。

別以為政客跟企業家老是任用私人,很多時候是信用問題。學弟妹們別老以為自己才華洋溢卻不被認同,更多時候是你的信用夠不夠而已,一個在社會上信用夠的人,能力只要沒太差,多少都會有容身之處。

這不只是在軍隊組織,因為各種行業的架構,大體上都是從軍組織演化的,企業跟各種團體都相同,因為利益結合的也最容易內鬥,因理念結合的最容易背刺。沒有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樞紐關係上,或是有極強大無法被取代的能力,到頭來都很容易是一場空。

信用說來不值一提,怎麼去累積才是重點。

廣告

8 thoughts on “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 – 組織與信用的關係

    Freewill said:
    2017-12-25 at 14:18:51

    各種行業的架構,大體上都是從軍組織演化的?

    Liked by 1 person

      eoiss responded:
      2018-01-01 at 15:32:55

      越接近現代越是,早期的話似乎有點不大一樣,這要去問人類學研究的人。

      按讚數

        Freewill said:
        2018-01-01 at 16:19:54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新鲜的想法,也是很陌生的话题。我想到“凯撒的归凯撒,苏格拉底的归苏格拉底,上帝的归上帝”这句话。他们都是一样的吗?

        按讚數

    Freewill said:
    2017-12-25 at 17:51:03

    如同一个帝国的建立,必然有它的哲学前提条件。一个组织的发展,同样离不开相应的哲学信念。所谓哲学,其实是建立在一些无法完全证实的假设之上的信念。一个组织的哲学,决定了其结构和内部关系,决定了其利益获取和分配的方式,也决定了其信用的塑造和类型选择。一个组织成员的品性,未必是固定的。组织考察个人的品性,个人也揣摩组织的品性。

    在所有的文化中,个人的忠诚自始至终都被强调和检验。但社会的真正进步,却来自于组织品性的改进。但组织品性的改进,却来自于一个社会的哲学思想。再推导下去,会产生循环。这不是逻辑的问题。事实上,某些国度已经循环了几千年了。只有外来的变量才会打破僵局。

    按讚數

    Freewill said:
    2017-12-25 at 18:56:09

    组织提供给个人短期利益、长期利益、荣誉。一个人抵抗不住眼前利益的诱惑,可能是因为他没理解真正重要的长期利益是什么,也可能是因为组织没能给他提供足够的荣誉感。

    按理说,忠诚和人品这些事,古今X外都已经强调过无数次了。为什么还有人不忠诚和人品不好?实在是因为人类社会从来没有达到完善。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这个社会的一个碎片。每个碎片给人提供了不一样的体验,塑造了不同的信念。最强调绝对忠诚的皇权体系,对皇帝的人品和忠诚没有半点约束和检验。这就是组织/哲学的漏洞。你让一个整天被长官欺压的小兵不背刺这个长官,唯一的办法就是不给他机会。

    一个社会/组织的现实和哲学思想的漏洞越多,其提供给每个成员的体验的碎片就越可能造就出南辕北辙的品性。具有不良品性的人,未必都是笨人。大量的所谓品性优良的人,或许有些只是“安分守己,缺乏野心或者诱惑”;有些只是“充分理解自己的位置和根本利益所在”;有些只是一直以来的生活经验不断肯定和强化其行为方式。大部分人,与其用“品性是否优良”来评断,不如用“品性是否符合需要”来看待。

    真正能够具备价值观并以超越自身利益的方式坚守之的人,是凤毛麟角。他们或许适合被放在某些重要的位置,但不可能指望整个社会或组织充满这样的人来运作。所以对一个组织最重要的是其哲学论述和机制设计。

    按讚數

    Freewill said:
    2017-12-25 at 19:40:23

    对于一个个人,“品性是否符合需要”,绝不仅仅是通常口头上说的那些美好品质。拥有美好品质的人未必都顺利。也不仅仅是听到他人或者主管挂在嘴上的要求。比如几乎所有组织都会告诉你“要敢言”,真的相信这一点的人往往会倒大霉。你周围的人,包括你的主管,都不是完美的人,他们往往有一些说不出口的需要,甚至他们自己都未必完全意识到他们的需要。懂得留心的人,会比较快掌握到门道。不懂得留心的,或甚至根本厌恶这些事情的人,大概会遭遇很多挫折。如果你有特别突出的条件,或许你可以碾压过某些层次,但是最终还是会遇到天花板。

    在组织中摸爬滚打很久的人,到了他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的时候,或许他/她已经老了。指望在组织中如鱼得水又老迈的人来改革组织,显然是一种奢望。而年轻人又有什么能力进行切实际的改革呢?所以改革往往很难。

    按讚數

    Conan Yang said:
    2017-12-29 at 19:48:26

    good article

    按讚數

    Freewill said:
    2017-12-31 at 21:52:43

    人的社会化和人的自然属性之间永远存在着紧张关系。人类对自身的理解很有限,社会化对人的规制是很粗糙的。自由的意义一部分在于人在社会化之余需要有一个放松和恢复的机会,也在于认识到人性本身的价值。社会化体系要以更符合人性的目标去演进,而不是按照社会化体系的要求去改造人。

    人类的社会化同时存在两个方向的作用,一方面是每个人在他的人生中不断去迎合和适应社会的需要,以求获得更多认可和奖赏;另一方面是每个人对现有体系表现出不满甚至破坏,社会则以缓慢的演进来贴近人性的需要。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